打断

今天10号,发工资了,而且据说会发2个月的基本工资,开心一下。 刚才和花花skype,挺开心的,忽然妈妈看完电视进来打断了我们的谈话,她当然不知道我在和他skype,所以也就毫无顾忌的和我说起话来,也许我还是应该切断软件的… 妈妈问我刚才打来电话的人,我说是他,她又好像忽然想起什么,说好几个同事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问我要不要。瞬间我觉得很尴尬,他在skype那头听的怕是比我还真切。我说不要,她说真的不要么?我说真的不要。 有些僵硬的空气吧,他在qq上发过一句话,说在妈妈和我说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好渺小。他说去见见呀,我说见到比你好的怎么办?他说那就和他好呀。本来是和他开着玩笑,却让自己莫名的低落了起来。 他说觉得妈妈依旧对他没有亲切感,笨蛋,没有过任何接触,完全是听女儿嘴里含糊的提及,怎么能有亲切感?亲爱的,并不是我故意不和妈妈说,我认定了你,我很努力而含蓄的在试图表达这个意思了,不过也许妈妈并没有感觉我的坚决吧。我只是不想听她教育我,说那些一直和我说的话,我知道你懂。 我不会为放弃那些而惋惜,白天还和你说过,我觉得我还有些资本让自己宁缺毋滥吧,那我又为何要急着要去相亲呢? 也许妈妈都觉得我没有恋爱的状态吧,总是和不同的人出门约会,每天和他的电话她也并不知道,不知道我总是在和他联系,不知道我会每天对他说,我爱他。不知道我们几近私定终身,不知道我真的想要投入他的怀抱,不再质疑。 他昨日把记录我大学生活的msnspace从头开始看起,写下了很长的文字,记录他的感受,他说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才好,嗯,毕业我们一起恋爱。面对将来的那些分离日子…将来那些他会开始忙碌起来的日子,忽然就这么毫无预料地不安起来。 近日nano里赛地都是雷光夏的歌,很安静,很有磁性的女声,淡淡而明朗确定的独白,给了我很多的柔情。就是这般的心情,看着今日明亮的月亮走在回家的路上, 造字的人 演唱:雷光夏 是黄昏的渐暗的太阳 是难再被描述的时光 是夜晚与清晨的激荡 世界已沉没在喧嚷 我画着 岁月自手边流逝 你们和他们 终将成为彼此的影子 是潦草被写下的誓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