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温度的陪伴

近些日子,越来越多的梦,睡眠开始渐渐变得不好起来,浅浅的梦,总也梦到白天的事情:工作的事情,生活的事情,一切在持续,在进行,没有解决,需要思考的事情,都统统开始进到梦里来,这在从前是很少发生的。 昨夜终于忍受不了这般压抑的梦境,惊醒,哭泣。 “爱情是有保质期的。爱本没有对错。 记得我们的约定么? 我猜中了开始,不知道会不会猜中结局。” 笑。结局?结局总也出乎我的意料,每当我想的特别美好的时候,必然最后会让我彻底失望,而每当我不报希望,准备接受最糟的结果时候,却总也会给我一些惊喜。 不知道为何,自己好像开始变得孤僻起来,很安静,点头,摇头,微笑,“嗯,好,可以,不用,谢谢…”。 朋友说我的打扮越来越成熟,短而整齐的头发,高跟,黑灰色的衣服。与秦乐也有1年大半没见,约在车站,他绕着我走了2圈,看了我好几眼,却故意装作认不出我。我想我真的变了。 林却捏捏我的脸,说还是个孩子呢。 想要养一只猫,要有自己的家,有规律的生活,有能够养活自己和它的收入,要耐心,要疼爱它。于是很难。首先我要离开父母生活,而也许只能通过结婚这个手段,可是如此的不甘心,想要是能去外地工作一阵,也好呢。林说,你的追求就是找个男人嫁了,然后可以养一只猫。其实..我只是需要有人陪伴,比如11,如果能和她一起租房子住,我就能够很满足。没有人,有一只妖孽的猫也是好的。想有人能在夜晚抱抱我,想有人会摸摸我的头,说乖,想有人让我靠着肩膀感觉到他的温暖,想有人能让我撒撒娇,想在做噩梦惊醒的时候,有一个怀抱可以哭泣,仅此而已。 懦弱的性格,怕黑,怕孤单,需要安静,却不想一个人,即便周末我独自在房内上网,爸爸在客厅看电视,也比一个人在家要觉得安心。 “我们始终孤单,只需要陪伴,不需要相爱。 她是想念他的,但是没有任何话想对他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