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痛!痛!

莫名来袭的悲伤,这来势汹涌的悲伤,这 磅礴的悲伤,这  冷漠的   悲伤。 昨日一早遇见血肉模糊的白肚子虎皮猫,那惨烈的状态,逼得我方向偏移,眼泪就要流下来。今日的早晨依旧能见那残留的尸体,仿佛被嵌到地里的颜色,无人收尸,任由它散落化尘。 它曰:痛!痛!痛!我想抚慰,却恍如隔世,痛!痛!痛! 暖姐姐的提醒,我翻出《寓言》再次品味,依稀记得和毛妮一起述说喜爱它的情形,依稀记得自己把那盘磁带反复听的执着,依稀见到当年稚嫩单纯青涩的我,那年遇见了第一个他,我就死去了大半。 若你要是一下就走了,真是令人失落的事情,会觉得很寂寞吧。才意识到,我对那个城市眷恋的缘由真的无他。这是可喜还是可悲的呢?仿佛刚从一个火坑爬出,却又掉入了一锅温水,等待着沸腾,煮熟,消亡,死去。 烦躁。这一个一个又一个,没有一个是对的,没有一个是我要的,我想抱头痛哭,我不明白我到底在等待什么?消耗,消耗殆尽,被自己幸福的笑而感动,泪流满面。 我是水做的枕头,这般的潮湿,必然会遭人厌恶。于是我听见,它在我心头喊:痛!痛!痛!我想抚慰,我想抚慰它,我想抚慰它!… 却该如何做,该如何… 我的心跟着和声:痛!痛!痛! 这片磅礴的声音,四面楚歌,这  来势汹涌的悲伤!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