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五月~

方才半小时之前就打算开始写这篇日志,却不料小璐得电话打了进来,年轻而腼腆得声音,依旧甜甜的喊一声学姐,浅笑。和他的对话总是违背我往日的风格,总是他在那头嘀哆嘀哆…我在这里嗯阿嗯阿,却也不时被夸奖说声音很好听。难得可以这么放松的打电话…浅笑浅笑,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 昨夜做梦,最近又开始总是做梦,轮廓清晰的梦,有些能记得有些一睁眼就忘记。昨天的梦很不幸被我记住了。 表姐今年10月结婚,表姐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姨妈,自我10多岁起就认她为干妈。 梦里干妈和我还有些旁的亲戚陪我姐姐检查身体,说是查下来怀孕了,干妈很高兴。也不知为什么我也被要求检查,说是也怀孕了,我很吃惊,但是干妈也一脸的高兴。旁的亲戚合着也一起笑嘻嘻,还叮嘱我接下来养身子的注意点等等。之后与她们分手,我也有些茫然的兴奋,脑子想着第二天上班是不是要和主管及同事说这件事情呢?但是忽然转念一想,不对阿,我还没结婚呢!这婚假都没休,怎么直接休产假呢,怪异的很… 回家以后又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妈妈,念头里想找个啥小作坊自己做掉,但是又觉得瞒不住了呀,干妈她们已经知道了呀。窘迫的不行,突然又开始想这孩子是谁的…. 这问题又是绝对想不出答案的,难道是上帝之子?彻底囧死…. 昨夜还梦到了他,又是胖胖的身形,和他相差甚远,我看了他半天,说:呀,长胖了阿? 他说:虚胖而已。我拉起他的手找针孔,找手臂上的针孔。有些红肿,却比我想得好很多,因为胖还让我感觉白白嫩嫩的,心里顿时觉得轻松一些。醒来只想到一句话:梦总也是反的。 这前面那个梦估计是因为昨天下班后看的《南京!南京!》的缘故,其中范伟临死前说:你晓得伐?我老婆又怀上了,我老婆又怀上了!现在想来颇有些:我们中国人是小强,怎么都杀不光的!的味道。关于这个片子,不想再多说,网上充满恶意的评论很多,真的看了也不至于那么坏,不过压抑是难免的。“强奸!强奸!”——让我这坐在那里的女性心里上备受屈辱,却是有些想骂编剧和导演的冲动。 明天早要去接外婆,依旧不能懒觉,罢了,睡吧。

Read more

最柔软的地方

“以為你走了 工作的空閒找了幾個來回 最後看到那個匡威的包 才確定你去了廁所 那麼長的時間 你打開門的刹那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 看你無力的依附在浴缸邊 明白你心裡的難過 當你抱著我開始哭 就更加確定了我的猜測 honey 沒有什麽了不起 我總是這樣安慰自己 這是我們的人生 是我們必須經歷的過程 所以我會欣然接受 說服自己 發現自己總是比身邊的人都要堅強 更加狠心

Read more

原来是这般的感觉

仿佛是偷来的2个星期,早晨起来,心里慌张,那回眸一望,即便是黑夜,也永远烙刻在心里。 4月19日,同济网7周年,一副人走茶凉的惨淡景色,七年之痒么?所谓的鲜花港也就如此,在这般的义务中寻找乐趣实属不易,外面下着雨…是的,我讨厌下雨。想起小赖说过,他那边的天气一直很好,很少下雨,就这么简单的理由,让人憧憬。 好像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只是被抽空,却什么都没有留下… 原来是这般的感觉,原以为我不会再尝试,原以为再走一遍也就这样,可回头才发现,只有事情过去了才能够微笑,只要还在途中,即便是回头再走的路,依旧无法释怀。 想要离开这里,想要消失,需要付出代价。如果这个代价可以换得我要的,那好吧…值得… 对我来说只是那份执念,其实很简单,可是真的…可以换的来么?原以为“Schweigend will ich warten. ”就是我的努力和付出,它让我承受痛苦,它让我兑现自己的诺言,它让我最终可以幸福,而现在它却是最无力的。当我哭着喊:你还没有受够么?!无所适从的绝望感充斥着整片空气。选择比努力重要…选择了也还是必须要努力。 “枕头,不要纠结了好么?就这么定了好么?” 心里其实空落落的,若赌气,也不会有太多的损失,不过就是添道伤口,但是却又觉得那个美好的梦在眼前晃荡,勾得心里痒痒的。可恨,又可悲,我总也是这般摇摆的人!

Read more

短发

很奇怪,难得听广播,却在短短几天内两次在不同电台不同时间不同节目听到两次这首老歌。一刀两断你得情话你的谎话!今天早晨真是让人又生气又伤心,大哭…还好家里没人,下次绝对不可以再让自己这样。 哭到喉咙沙哑还得拼命装傻 我故意视而不见你外套上有她的发 她应该非常听你的话 她应该会顺着你的步伐 乖乖的呆在家 静静的守着电话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牵挂 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 长长短短短短长长 一寸一寸在挣扎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惩罚 剪一地伤透我的尴尬 反反覆覆清清楚楚 一刀两断你的情话你的谎话 哭到喉咙沙哑还得拼命装傻 我故意视而不见你外套上有她的发 她应该非常听你的话 她应该会顺着你的步伐 乖乖的呆在家

Read more

小王子的生日

小王子的生日到了,国王问他想要什么礼物。小王子说他想要全国的人民合唱一首歌给他听。国王想想这也不是什么难办到的事,就答应了。让大臣通告,小王子生日那天人们要其中到王宫里来,合唱一首歌。 事情进展的挺顺利的,但臣民中有一个人想到,为什么自己要唱呢,他也想听听那么多人一起唱歌会是怎样的,会有多么的恢弘和伟大,为什么让小王子一人独享呢。他决定在那天自己不唱,那么和小王子听到的是同样的声音,他想自己一个人混在人群中静静的听,国王是不会发现的。 他打定主意这样做,并把这个计策告诉了另一个人。另一个人想这样倒也不错,又把这个好方法告诉了其他人。一传十,十传百,没过多久,全国的人都准备在王子生日那天这样做。人人都以为保密的很好,没多少人知道这个好方法。 然后到了小王子生日那天,盛装的小王子出现在宫殿的二层阳台上,看到那么多人来,他很高兴,露出羞怯的微笑,他的脸颊是红色的。钟声敲响,国王命令乐师奏乐,这是本应放声高唱的人群里却一丝声音也没有,人们面面相觑,乐师也停止了伴奏。 这时候,大家都听到了一个优美的嗓音,人们循声往阳台上望去,天呢,是他们的小王子独自在唱歌,脸颊是红色的,小王子一曲唱完说:“谢谢你们能来,我很高兴……让我为你们唱一首吧。

Read more

我说我不相信超过3个月期限的承诺,更不用说誓言。被说太悲观,却说这也不过是让自己对生活更坦然一些。不过于纠结那些无法实现的承诺,不在乎也就会少很多伤害。 可是人偶尔也要犯糊涂,偶尔也会希望童话变成现实。 悲观么?妈妈近些日子总说我从小到大一路走来还是顺利的,无论学业,生活,健康,工作。看结果皆还是好的,虽然过程并不见得快乐。 而我心里知道唯独感情,一波三折,走走停停,无法安定。 昨日下午小雨,独自兜转了一圈红坊,那个曾经我觉得自己再也不敢去的地方,可是我去了..心里淡然..有些悲伤,却没有疼痛,那里原来没有回忆。 那些控制不了的事情,不敢期望太多的事情,望着远方看不到的事情… 捉摸不透…不知道它们是好是坏,会让你欢笑或者哭泣,也许终了都得认了。 只是..看不见的,心里总也不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