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柔软的地方

“以為你走了 工作的空閒找了幾個來回 最後看到那個匡威的包 才確定你去了廁所 那麼長的時間 你打開門的刹那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 看你無力的依附在浴缸邊 明白你心裡的難過 當你抱著我開始哭 就更加確定了我的猜測 honey 沒有什麽了不起 我總是這樣安慰自己 這是我們的人生 是我們必須經歷的過程 所以我會欣然接受 說服自己 發現自己總是比身邊的人都要堅強 更加狠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