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五月~

方才半小时之前就打算开始写这篇日志,却不料小璐得电话打了进来,年轻而腼腆得声音,依旧甜甜的喊一声学姐,浅笑。和他的对话总是违背我往日的风格,总是他在那头嘀哆嘀哆…我在这里嗯阿嗯阿,却也不时被夸奖说声音很好听。难得可以这么放松的打电话…浅笑浅笑,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 昨夜做梦,最近又开始总是做梦,轮廓清晰的梦,有些能记得有些一睁眼就忘记。昨天的梦很不幸被我记住了。 表姐今年10月结婚,表姐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姨妈,自我10多岁起就认她为干妈。 梦里干妈和我还有些旁的亲戚陪我姐姐检查身体,说是查下来怀孕了,干妈很高兴。也不知为什么我也被要求检查,说是也怀孕了,我很吃惊,但是干妈也一脸的高兴。旁的亲戚合着也一起笑嘻嘻,还叮嘱我接下来养身子的注意点等等。之后与她们分手,我也有些茫然的兴奋,脑子想着第二天上班是不是要和主管及同事说这件事情呢?但是忽然转念一想,不对阿,我还没结婚呢!这婚假都没休,怎么直接休产假呢,怪异的很… 回家以后又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妈妈,念头里想找个啥小作坊自己做掉,但是又觉得瞒不住了呀,干妈她们已经知道了呀。窘迫的不行,突然又开始想这孩子是谁的…. 这问题又是绝对想不出答案的,难道是上帝之子?彻底囧死…. 昨夜还梦到了他,又是胖胖的身形,和他相差甚远,我看了他半天,说:呀,长胖了阿? 他说:虚胖而已。我拉起他的手找针孔,找手臂上的针孔。有些红肿,却比我想得好很多,因为胖还让我感觉白白嫩嫩的,心里顿时觉得轻松一些。醒来只想到一句话:梦总也是反的。 这前面那个梦估计是因为昨天下班后看的《南京!南京!》的缘故,其中范伟临死前说:你晓得伐?我老婆又怀上了,我老婆又怀上了!现在想来颇有些:我们中国人是小强,怎么都杀不光的!的味道。关于这个片子,不想再多说,网上充满恶意的评论很多,真的看了也不至于那么坏,不过压抑是难免的。“强奸!强奸!”——让我这坐在那里的女性心里上备受屈辱,却是有些想骂编剧和导演的冲动。 明天早要去接外婆,依旧不能懒觉,罢了,睡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