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

耍了个小小的花招,让某人的签名看上去极度恢复到正常状态,还是得意一下。 另外Picasa前两天被禁,我的论坛签名头像以及空间里所有链接图片都画上了可恶的X。看了很多翻墙办法,昨天研究了一下江东大侠出的blog插件,可还是没研究出来。不过我到不是很着急,总觉得会被放出的,果然昨天晚上论坛上的签名头像就都正常了^^,好用的Picasa又回来了,开心。不过鉴于google近日波折遭遇,是不是考虑找个国内相册呢?唉,还是不舍。 昨夜睡得很沉,运动能够提高睡眠质量,这也是我要的功效之一。不过早晨还是做梦了,梦见自己一早与妈妈一起想过摆渡,卖票阿姨说28元,于是我拿出1张10元,1张老版本5元,2张新版5元,和若干个硬币。结果那个阿姨忽然满面笑脸说不能卖给你了。 梦里的我脾气大的很,竟然对着她破口大骂,当然是不带脏字的。她到好,笑笑的也不辩解,收了桌子就走人。我气得不行,就说你凭什么不卖给我,我一直买票过去的!为什么不卖给我?!倒是老妈拉着我说,算了算了。我嚷嚷:我要迟到了啊!老妈就说找别的路吧。 结果更可气,我手上拿了一个蛋糕,那个阿姨忽然拿了把刀过来就切了要吃。我就把剩下的蛋糕往她身上脸上砸,说你不卖给我票,害我要迟到,竟然还吃我的蛋糕!让你吃!老妈就拉着我,劝我说算了。 才发现,梦里的我时常切斯底里的像个泼妇,不顾忌任何形象,把所有的不满和愤怒都一股脑儿的宣泄出来。用尽力气责怪对方,委屈的大声哭泣,甚至动手,极端的表达着自己的情绪。醒来如释重负,回想起来不可思议,却又好像在情理之中。在梦里做白日里不敢做的事情。即便只是个意愿,终究却也有些后怕。 忽然想起了萤火虫,盛夏的闪闪情趣。有些人每年见得习以为常,而有些人一辈子到现在都没见过,比如我。它们先吸收月光,然后,月亮被去遮住了,它就亮起来。童话一般…无比的令人向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