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候的歌

想说说爸爸,爸爸这几日淘到了邓丽君演唱会的合集DVD,买来的当日就兴奋不已,专门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有多好看。 方才老爸又打给曾经的大学同学说要约来一起看,听他那愉快的语气,真的是快乐。 邓丽君对他而言不仅仅是他喜爱的歌手,也是曾经年轻时代如此美好的回忆。父亲读大学时候就爱听当时被称为靡靡之音的邓丽君,一个小铁皮收音机,一首首的唱着,同学开玩笑说,看,党员带头听黄色歌曲,我爸淡然笑笑说,来一起听一起听,结果同学们都听上瘾,一起晚自习的时候都一定是伴着邓丽君度过。 那是一个我无法想象的艰苦年代,可从爸爸的嘴里说出来,却如此美好,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只能感慨时间的速度。 年轻只有一次,是人生最邪恶的地方。

Read more

荒漠甘泉——温暖的力量

昨天夜里冒着小雨吧啦吧啦走去了征的新家,其实她搬过去也一个多月了,离我家2站地铁远,昨天总算是去认了路。以后可以隔三岔五晚上去转圈,来回1小时以内,算不错的路线^^ 再说说新买的Shuffle,很不错,很适合晚上走路时候听,我的跑步计划已经完全沦为了快走计划,不过随着体力的增强一定要增加跑步的时间。 增加了运动量,改变些许宅的时间,心情真的舒畅很多,每天有多些时间透透气也很好呢。跑鞋也不会永远呆在家里积灰,不过话说回来贵在坚持! 去了征家,不仅蹭了一大碗西瓜,还借了本小书回来:《荒漠甘泉》(点击可在线阅读哦~),很好玩的书,2000年每天一篇,浅显易懂,感性又细腻的小散文。起因是我和征调侃说自己今日看《圣经》的感触,简单说就是看不懂,没耐心。而且我经常看着看着就误解它了,还总是看着就娱乐心态起来,不敬啊,不过上帝一定会原谅我的,我相信他不是个不懂幽默的神。然后征就翻出这本丢给我,她说我应该会喜欢。 以下贴我生日那天的这篇: ——————————————————————————————— 3月13日 “众圣之王啊,你的方法义哉,诚哉” (启示录十五章3节) 。   “在患难中经历顶深的司布真师母说:   有一天的晚上,我独自坐在椅子上休息;虽然室中很光亮,但是我心灵中有一层黑暗罩着,使我不能看见甚么。我也不觉得主的手搀住我,我好似滑跌在伤痛中。我忧忧愁愁地自问说:   “为什么我的神如此待他的孩子呢?为什么他一直把锐利的痛苦加给我呢?为什么他应许缠绵的软弱来拦阻我去事奉他呢?”   这些烦恼的问题立刻得到了答复;顶希奇,答复我的是一个特异的声音;用不着翻译的人,神在我心中轻轻地替我解释。   室内寂静了好久,我忽然听见一声清幽悦耳的乐音,很像窗下知更雀的歌声。   这是什么声音?决不会是知更雀在那里唱歌,因为这是寒冷的晚上。   又是一声。这次我才发现:原来是壁炉中一根橡树枝,正被猛烈的火焰焚烧着,从裂口中发出那个好听的音乐来!   此时,我发生了一些感想:当这根树枝嫩绿青翠的时侯,许多歌鸟游歇其上,唱出美丽的调儿来,它就把那些歌声收集起来,含蓄在里面。后来它渐渐老了,树枝渐渐硬了;那声音便永久被封住在里面了,直到猛烈的火焰烧毁了它的坚硬,久囚的音乐才被释放。啊,照样,神用痛苦的火焰燃烧我们,原是要从我们久寂的心中抽出赞美的歌声来,叫我们的神得着荣耀!就在此时,我得了安慰。   恐怕我们中间有几个很像这根树枝——老,冷,硬,麻木;我们不会发出赞美的声音来,如果没有火的催逼。   如果苦难的火焰会叫无情的冷心得到温暖,愿炉中的火焰较前加旺“七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