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变化

昨天处理了头发,留了快一年的伪波波头被消灭,又剪短了一些,而且还烫了烫,人生第二烫- -!达到的效果就是看不大出是烫的..呵呵,虽然感觉是浪费钱,不过花这钱能让自己开心起来,也值了。 车子轮胎貌似要报废一个,蠢蠢欲动想换轮胎…希望老妈能买到个好点的轮胎,车子里装了座套,好像变挤了,不过忽然多了些安全感,身体在转弯的时候不会滑了^^,不过相对的总有些不适应和局促感。 右侧早晨又和出租擦了,真是莫名其妙的拥挤,那片油漆之前就补得有问题,现在更严重了…算了,只能暂时先不管了。 有时候在想,婚姻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一纸维系的亲人?呵呵,最终只能依靠那张纸,靠手段来维系,是不是一种悲哀?你不情我不愿,还得自己麻痹自己,不过,无可厚非呢。 呵呵,越来越多的冷笑,慢慢消耗自己,慢慢仰起嘴角,不知晓能否在最后大笑起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