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如果的如果,看不见的另一些轨迹,是否真的会存在,那些异空间的我是否完全另外的模样?她是否单纯幸福,她是否更加不幸? 耳畔的轻言依旧在回响,手心的温度仿佛还没有散去… 无需惦记,无需牵挂。 话题太过沉重,看不见幻想,无病呻吟,无病呻吟。 被说的再好,有什么用处? 都说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隐隐的疼…做的到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