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无所谓

好像很久没有像今晚这样安静坐在电脑前晃点时间了。 又看过了hp的机器,发现还是喜欢这些硬线条的设计,太过圆润的线条我怕是无法接受太久吧。那就这样吧,改日把它领回家。 周日下雪了,就在我加班的那个中午,身还在办公室,心早就飘到玻璃幕墙外,忽然庆幸我是站在面对世纪公园的那面而非面向展览馆。周末展览馆层层的楼梯上,更是冷清,寂寥无人…片片飘的雪,怕是会哭呢。 总也不停的听着《寂寞先生》,我可以假装无所谓,能摆脱寂寞,我什么都肯给,Oh I’m Not Okay. 谁又能知道嬉笑怒骂的背后到底藏着多深的寂寞呢? 来,吼两句:nobody,nobody,but you. 2009的日子也不多了,打理打理,期待2010的第一个冬日暖阳吧。我是个很皮的小孩,期待可以侧身抬头安心大笑的日子快点到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