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的不安

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缘故…有太多的不安,忽然开始深信自己一定会是产后抑郁症患者。 负能量已经满了,希望能不再积压,看着别的人快乐我竟然不能一起快乐。失败者的帽子在头顶漂浮,有些不服,更多的竟然是认可,离开自暴自弃有点不远的味道。 就这样吧!够了!我要改变!

Read more

无法停止的来和走

在过往的30年里,一直不觉得身边人到来或离去是多么频繁的事情,虽然也时常感叹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总是后知后觉,因为很少有正式的告别,往往是整理物件或清理手机时才想起某些人好像很久没联系了,当初说好保持联系,之后仿佛再也没有联系过,直到我忘记了他们的名字和脸,即使再偶遇也无法第一眼辨认出来。过往那些天天见的日子好像幻觉一样,毫无意义。 发出以上的感叹,只因为这两周的时间,几乎每一天都在和人正式告别,大部分是客人,有个别的搭讪大叔,还有一些可能是离去别处的同行。每次欢送他们的背影,心里知道也许不会再见。也许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还多少有些不适应。 有些明白我们在近两年里总不时来到此地,一些记得我们的当地人心里的情绪,即使只是一个招呼,在这样一个人来人往的旅游岛上能够遇到几个月前遇到过的客人是多么的欣喜?零星的亲密感。 感冒了,鼻子塞住了…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我的身体和心境都可以彻底适应这样的生活。

Read more

7.——喀嚓

这又是一年的11.17来临,忽然觉得这是很久远的事情,翻看去年这几日的日志,调情的气氛浓重,小女人的味道。也许去年根本就没心情多想到这个日子的到来吧,恋爱是很神奇的东西,对记忆和智商的控制忽上忽下,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也可以敏感到发疯。确实不用再回忆,可我没有把那些烧掉不是么?我封存着,却也偶尔被掀开一角,一眼就能看见刺刺的疤痕,到让我记起这个日子。 7年前的我早已不在,7岁的田田已经读上了小学,真想把时间留住,不再有8,9,10等等等等,只希望自己也不会再写和这日子有关的文字,总也会想起那令人浑身战栗的痛苦来,还是不得不说烙印太过深刻了吧。至今为止,他也从没重视过我吧,不屑,不放心上,不刻意改变,高傲的姿态。 其实一年不算长,却让我再也看不见那个快乐而安心等待的女孩了。她忽然就消失,仿佛未曾出现过,泡影脆弱,噗…一下就破了。 3年前认识一个大自己1岁的女孩,不联系,只剩下时常看见她qq在线,签名从做新娘,至现在转为妈妈,总也觉得该是挺幸福的。我是不是过年考虑去庙里烧个香啥的? 约了周六吃饭,只要不下雨,已经完全和朋友一般了,那唯一要做的只是把自己打扮漂亮,让自己看起来很不错吧。 那就这样,喀嚓。

Read more